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瓜说红楼

也拟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

 
 
 

日志

 
 
关于我

别名:青瓜 菁瓜 网络写手,编剧 小说: 《流云尼玛》 《凤凰的哭泣》 《影入平羌》 《紫薇乱》 剧本: 《红楼梦》 《丑女无敌》 《西藏往事》 (讨厌写这样的介绍,不过是编辑要求的,所以俺很小人地嫁祸给网易编编,呵呵)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吉人长乐尤三姐  

2009-12-29 20:22: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谢谢网易编编的邀请,让俺到这儿来说点红楼相关的内容,其实俺参加红楼剧本改编也是一两年前的事儿了(这岁月似飞刀啊……)先找出当年我写的红楼相关的东西放上来,以后俺会陆续写一些红楼梦的东西,希望大家不要嫌烦呀。 这一篇是当时为尤三姐的扮演着杨沫写稿子,其实他们都是很可爱的孩子。

-----------------------------------------------------

吉人长乐尤三姐

 

比郭德纲还能说的女版李俊基

 

杨沫能说,这是早就领教过的。第一次去剧组探班,正赶上她的戏,在景里她是把一腔相思都寄托在柳二爷身上的痴情女子尤三姐,坐在窗下抚着鸳鸯剑等待情郎的到来,眼角眉梢都是柔情。导演一声“过”,尤三姐出了景,那眼角眉梢的情便荡然无存,她大马金刀吹着风扇叽叽喳喳就跟在场的每一个人说笑起来,话茬只要被她接到,就只听得到她的京片子蹦豆似的往外倒,别人除了笑得前仰后合目瞪口呆之外,全无招架之力。

关于自己的嘴皮子,杨沫最得意的是曾经把郭德纲都说得没话说了。当年在郭德纲的剧组里,跟一帮相声界的名流们混得烂熟,人家科班出身平时也好个斗嘴扔包袱,没想到这小丫头一不怕生二不怯场,一阵噼里啪啦就把第一次见面的郭德纲给说懵了。 其实她说这段的时候,我特别想追问,那戏拍完了,你怎么没拜郭德纲为师什么的,只可惜,一直没插上话。

         杨沫的确有说相声的天赋,除了思维敏捷反应快之外,说学逗唱也都传神,她一个人说起典故来,角色分明,语气声音惟妙惟肖,又好玩又有趣。不怪乎走哪儿都是开心果。

        能逗人开心的人大多有一个特点,就是不介意拿自己开涮。杨沫说,自己琢磨平时拍戏多累呀,如果拍完下来还一脸严肃那就更累了,辛苦跑不掉,总要给自己找点乐子,说说笑笑大家的精神头儿都好。只是未必每个人都能开得起玩笑,拿别人开涮不如拿自己开涮,她从来不怕把自己的糗事爆出来,幽自己一默,大伙儿也都开心。她是自称“混不吝”“二百五”,可是我们都知道,只有真正通透明白的人才会大大方方拿自己开涮。

我问她,你知道人家把你叫做女版李俊基么?她一愣“啊……?”特不可思议的样子, “人家那么媚,我可不能比。”很快又转过弯来,“也对,我们俩都是单眼皮,眼角都往上飞……”其实我心里是觉得不大像的,虽然都是妩媚,李俊基是是阴柔清净,杨沫小姑娘则明朗得神采飞扬。

说起来也许是因为她从小就学京剧练武旦的缘故。杨沫可是出身传统京剧世家,京剧在家里面已经传了六代,六代之前,她的祖爷爷是跟着徽班进的北京。七岁开始就学戏,骨子里血脉里都是国剧的气质,上了妆,贴了片,眼睛闪亮,顾盼神飞,别有一番英气。

 

演员杨沫

虽然如今改行当了演员,可是杨沫说还是喜欢京剧,有空了也会去唱上一两出过瘾。我乐,说“还是票友嘛”。她不乐意了,“十年不唱才是票友,我还没到十年呢,我还是演京剧员。”说着又开始得意,“你看,这次拍尤三姐我的京剧功底不就用上了嘛。”

她说的是尤三姐“戏”贾珍贾琏的一场戏。导演也跟记者们专门说起过这场戏,怎么样表现尤三姐这个人物全靠演员功力,尺度掌握不好就变作淫妇了。导演让杨沫使出水袖的功夫,一边搂,一边搭,意境美艳而绝望。杨沫自己也对这场戏十分满意。原本李导和曾导对尤三姐的表现方式争执不下,然后把难题扔给杨沫,你觉得应该怎么表现就怎么表现吧。一场戏下来,人人都满意。

说起尤三姐这个人物,杨沫说,简直就是从天而降“砸”到她头上的。原来,她原本定的是演秋桐,为了秋桐这个角色还专门把原著和87版里的秋桐研究了好几遍。结果导演突然一个电话,就把她从重庆抓回来救场演尤三姐。

“我当时都懵了……”对尤三姐一无所知的杨沫拎着行礼来片场试妆,折腾到半夜才回家还没来得及休息通告就砸过来,第二天去演尤三姐。连剧本都没有,第一场戏全靠导演说戏,糊里糊涂地演下来,幸亏只是当背景。可是下一场就不一样了,有对白的,红楼梦特有的语言风格让一贯口舌便给的杨沫几乎把自己的舌头给咬了。她特别想演好,可是越想演好状态就越不对,怎么都不对劲,反反复复老也过不了,嘻嘻哈哈惯了的杨沫这次哭了。她着急,跟自己较劲,越来越拧巴。导演只得收工让她放松,好好休息,别钻牛角尖。经过一夜调整,第二天状态渐渐回来了。

杨沫跟自己较劲的原因,除了这个戏来得太突然之外,还有重重的一层压力:她要带新演员。这是导演火线给她的任务,毕竟有经验的演员少,好多戏她得带着别人来演,可是她自己也才是个二十刚出头的小丫头片子,怎么能没有压力呢?

其实看上去大大咧咧的杨沫是一个特别认真的人。这也许来自家庭教养,和她谈话的过程中就发现,她是一个特别礼貌的孩子,在别人说话的时候绝对不会插嘴打断别人的话。演戏也是这样,她演戏的时候,会把自己真真正正当成是剧中的人物。比如拍三姐自刎那场天,从早上起来她就开始酝酿情绪,到了片场她把花枝巷的小院子里里外外每一个房间都逛了一遍,在尤三姐的房间里坐了老半天,一边看一边想:这是我的房子,我的床,我在这里住了这么长时间,马上就要离开了……我要是走了,他们欺负我姐姐和老娘,谁来保护她们呢……

自己这么想着,眼圈就红了。实际上,在电话里跟我说起这一段的时候,那种依恋又伤感的语调连带我也不由自主伤感起来。那一天她哭了很多次,一直哭,一直哭,到了后来状态有点跟不上了。演尤老娘的就是当年87版中尤氏的扮演者王贵娥老师,发现了这个苗头不动声色地握住了杨沫的手,“我的眼泪哗的一下就掉下来了。”杨沫这么说着,又回忆了当时王老师的说法:你是真把我当成了亲娘,才会因为这么一个小动作就有这样的反应。

 

秋叶贞静

聊起性格来,她说自己是处女座,追求完美到了变态的地步。我补充,你又是个属兔的,本性温和善良,只怕是初见面不熟悉的人不了解呢。所以才会有自己跟自己较劲,把自己给急哭了这样的事儿发生。所以这个敏感的小姑娘特别在意每次导演喊“过”的时候的语气,到底是因为无可奈何只好这样过了呢,还是真真正正满意了才过的?有一次拍完一场戏,导演也没多说别的,就奖励她吃葡萄,给她美的不行,到跟我说起来的时候还美不滋儿的得意呢。

可是,当我问道,你这一生里,有没有特别失败到刻骨铭心的事情,这小姑娘想了半天,傻傻地回答:我每次恋爱都失败。

别的呢?别的没有了。她了解我的意图后解释,失败的事情当时可能特别拧巴,可是过后就会告诉自己,失败是成功他娘,这次不如意,下次可能更不如意,现在费这么大力气难受太浪费了,然后就又开始没心没肺地闹腾起来。

就像谈恋爱这件事儿,二十一岁的小姑娘,老是担心自己可能会嫁不掉,最大的愿望不过是找一个心意相投的伴侣,却已经经历过失败,这大概是最打击她的事儿。可是她还是很豁达,她记得父亲跟她说过的话:被爱乃人生之所求,欲爱乃人生之所乐。人都是这个样儿,所以过去的恋情,她从来都只记住美好的那部分。

我问起她的名字,怎么跟那个大文学家一模一样,是家里面对她的期望吗?

哪儿呀!她咯咯地笑:因为我是家里的老末。上面三个哥哥姐姐,分别叫洋,漫,涛,都是浩瀚无边奔腾浩荡的主儿,只到她了祖母发话,既然是老幺,加个三点水,就是沫吧。

虽然没有了宏阔浩大的气魄,可是沫也有沫的乐趣和美好。

杨沫有些神秘地跟我说:我平时的爱好,告诉你你肯定不相信。什么爱好呢?我追问,心里猜测,80后的小姑娘,蹦迪熬夜店或者玩户外打网游都是正常的。这个时候她在那边的声音变得特别柔软特别有爱,她告诉我,喜欢养花,喜欢天不亮就起床,跑到香山去坐着,一坐就那么一天,静静体会花树芬芳或是日月轮转。没工作的时候,她可以一整天都在家里伺候花,给它们浇水,剪枝,跟它们絮叨絮叨心里话。都是一块两块钱的小野花,她买回来当宝贝一样养着,看着它们在阳光下伸懒腰一样伸展就觉得生命真的很美好。平日如果去佛寺道观什么的,从来不磕头烧香,却会找个角落坐着,跟高高在上的菩萨们唠叨心里话。听着和尚们念经,就觉得心里面特别平静。

在谈话的过程中,始终让我惊讶的是这个小姑娘通达透彻的人生观。说起自己庞大的家族,她透着一股得意劲儿;说起七岁开始学习,只强调小孩子练功比大人要容易;糊里糊涂改行当演员,她觉得挺好,可是依然爱着原来的行当。说起奔波的职业生涯,更喜欢描述自己每次在机场出的各种个样稀奇古怪的状况。一个水晶般透明的人儿,所以看着什么都是发光的吧。说到这个,她脱口而出的是一个姐姐对她说过的,被她奉为座右铭的几句话:

浩浩乾坤似海,昭昭日月如梭。

福善祸淫报难说,人当知非改过。

前世因缘已定,有无空自奔波。

从今安分养天和,吉人自有长乐。

  评论这张
 
阅读(172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